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、青春小说,看出你想要的味道,校园堂小说网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
番外:一起查案(终) 文 / 莫风流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XiaoYuanTang.org 校园堂的拼音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XiaoYuanTang.org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    “元哥,你觉得那孩子有问题?”赵熺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那孩子可只有十岁,十岁的孩子能有杀母嫌疑?这也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佳佳也附和,神秘莫测地道:“我也觉得他们兄妹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你和元哥一样都是小机灵。”赵熺笑着道。

    元哥偷偷笑,道:“其实,我是觉得他说话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佳佳也跟着点头:“我也是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是是!”赵熺捧着闺女,佳佳也跟着笑,赵熠看不下去,睨着赵熺道,“过几日太后回宫小住,你把佳佳送宫里住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赵熺傻眼了,抱着佳佳就跑:“住两天就行,住两个月那不是要我命嘛,走了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赵熠觉得清净多了,喊了席面来一起吃了午饭,他叮嘱儿子好好保护宋宁,自己则回宫午朝了。

    下午汤兴业带着仵作回来了,回复关于徐二母亲的死因,这个仵作是当年看着宋宁颅骨复原时的那个孩子,读了几年书后,十二岁就跪在意大利四门口要拜师。

    宋宁收了他,学了一年,手艺虽还没到出师的地步,但这样一般性的验尸,他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徐二的母亲的死因确实是颅骨骨裂,但骨裂纹明显不是摔在平地导致,因为没有其他边缘顿挫,所以更像是被重物击打而致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徐二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人谋害的?”宋宁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宋宁颔首,咬了一口苹果靠在椅子上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她对汤兴业道:“你去将毛记的伙计喊来,我有话问他。”

    毛记的伙计被喊来,宋宁问他:“我有个疑问,三年前文进的尸体被打捞上来时,已经在水里泡了三四天了,时值盛夏尸体面容很难辨认,你当时是怎么辨认的?”

    伙计愣了一下,挠着头道:“是没错,脸都是肿着的看不出来是谁,但是可以认手。文进的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这还是他当年去要货款的时候,被土匪逮进了寨子里切断的。为此我们东家还陪了一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我听文进的妹妹蔡文氏说,三年前文进出事,也是去给货行讨货款?”

    伙计点头:“是的。他是坐船去沧州要货款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多杀钱?”伙计挠着头想了想,道,“两千四百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要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要到了。店家给的银票,文进还摁了手印。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。在他口袋里还找到了泡稀碎的纸屑。”伙计叹了口气,比起文进的死亡,他更心疼银票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银票能作废再印吗?”宋宁问伙计,她知道不能,但还是要问一问,伙计果然回道,“不能的。商家不肯再给两次钱,钱庄也不可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鲁苗苗叹息道:“那这两千多两就打水漂了?”

    元哥道:“上一次他讨要货款被剁掉手指,也丢钱了吗?”

    太子聪明,已经不是秘密,伙计笑着道:“是,上回也丢钱了。丢了五百二十两。掌柜报官了也没有抓着山匪!”

    “那真的佷巧合了。”元哥盘腿坐在褥垫上,撑着脸,一脸的深思,“他讨钱,两次都出事了!会不会有人和他过不去找他报仇呢?”

    鲁苗苗也点头:“肯定是,不然两次都出事呢?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着宋宁,宋宁接着问问题:“徐二和文进的关系好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徐二听文进的,糊弄几乎徐二就什么都听文进的。”伙计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了。”宋宁道谢,丁不凡送伙计出去,宋宁对汤兴业道,“喊上兄弟,今晚咱们去抓人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她,元哥问道:“这、这就抓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申请一起。”鲁苗苗道。

    “大、大人,去哪里抓人,抓什么人呢?”汤兴业问道。

    宋宁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母后。”元哥跳下来,抱住宋宁的腿,仰头看着她,“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宋宁对这个儿子没有不满意的地方,既长的漂亮、性格又好还特别的聪明,带他出门既不丢脸也不会拖后腿,她很乐意。

    “成!今夜咱们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晚上宋延徐和宋世安邀请元哥回家吃晚饭,宋宁也省的回宫吃饭,就索性去了。杨氏得知她回家吃饭也和鲁张氏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杨氏原本是要住在宋府的,但宋老夫人这个人太腻歪了,一天天浮于表面的捧着。诸如眼底悲凉,脸上却强装欢喜地喊杨氏为杨夫人,家里得了什么好的瓜果点心,先让端妈妈给杨氏送去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现状,宋宁很乐意看,但杨氏不愿意,觉得每天一睁眼就拿腔作势的过日子太累了,她女儿都当皇后了,她就想一个人有个小院子,闲下来种菜养花自由自在,不用应付每个人。

    于是宋宁给她弄了个院子,和鲁彪一家住隔壁。

    鲁彪最近闹着想回阆中一趟,说要衣锦还乡。现在他们发达了,宋宁又当了皇后,他要不回去嘚瑟一圈,那就是死也不能瞑目。

    这一点得到了鲁张氏的认同,而且,青苗兄弟都没有成亲,她还想回阆中物色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夫妻二人并着鲁青青,决定等宋宁生产后就回去。

    宋延徐没有续弦,他倒是想,但不敢。毕竟宋宁已是皇后,再给皇后抬继母,这事儿做也能做,但他连提一句的胆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宋世柏考完秋试,就等两年后的春闱。宋世青的婚事当时可把柳青梅难了大半年。家里门槛都被媒人踩平了,她愁得做梦都在挑女婿。

    最后也没盯着家势,选了一位家世简单清白的新进进士,托赵熠的福没将新姑爷外放太远,宋世青跟着去任上也能三节都回娘家住。

    宋宁在宋府吃过饭,宋世安得知她晚上要去抓贼,闹着要跟着一起:“……你大着肚子呢,我必须要跟着保护你,要是你磕着碰着了,我可不得懊悔死。”

    宋宁嫌弃不已:“就你这被掏空的身板,能保护我?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祖宗,我这身板再没用,刀子来了我能挡一回吧?”宋世安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更关二爷似的一脸的正义侠气,鲁苗苗道,“刀子来了,大人一脚就踢开了,你挡着还碍事!”

    宋世安推开鲁苗苗,凑在宋宁面前:“你可谨慎点吧,你要是出事了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了?”宋宁把他推开,看着那一把胡须太碍眼了。

    宋世安道:“你现在可不就是我身家性命。没你,我能逍遥自在,想打谁就打谁?”

    宋宁黑脸。

    “祖宗,您吃饭吧,多吃点。”宋世安扶着她坐下来,一桌子人围着她转,吃饭喝汤冷了热了,你一句我一句宋宁头都开始晕。

    晚饭后,又开了一桌子马吊,稀里哗啦打马吊到戌时,宋宁看了看时间,推了牌:“弟兄们,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鲁彪三父子,元哥、宋世安以及乔四都跟在后面,要不是拦着宋延徐都要跟着。

    “这都要临盆了,你站着指挥就好了啊。”宋延徐叮嘱,又和杨氏道,“您合该劝一劝。”

    杨氏劝不动,又不敢跟去耽误了宋宁的事。

    好在一个时辰后,来报了说平安收工明日审讯,大家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边,宋宁和一干子“弟兄”出宋府的大门,就碰到了赵熠和阑风几个人,他们正预备进门,赵熠问道:“……现在就去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快。”宋宁问他,“事情做完了?晚上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随便吃了几口,奏疏太多了,烦!”说着瞪了一眼儿子,“快点长大!”

    元哥点头:“父皇我在努力呢,今晚吃了一大碗饭。”

    赵熠还是觉得慢,他太想和宋宁两个人去浪迹天涯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到文家巷子对面。对面有一间卖炒货的铺子,店家正在挑拣瓜子,就看到宋宁一行人进来,他站在铺子中间惊呆了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等来了皇帝和皇后和太子。

    “你铺子被我们征用了,一个时辰后我们就走。”鲁苗苗道。

    宋世安左右打量:“正好,来点瓜子花生米。”

    宋宁没反对。

    “行行,小人给您几位新鲜炒上。”店家要跪被乔四拉起来,“炒吧,别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元哥好奇,和鲁苗苗一起跟着店家炒瓜子去了。

    就瞧见灯火昏暗的炒货店,像过年前一样的繁忙,大半夜生炉子呼啦啦的炒瓜子,时不时有孩子说话声,格外的热闹。

    对面的巷子里,黑漆漆的,文家也没有点灯。

    店家炒了瓜子花生米,众人围着吃瓜子儿说话,忽然盯着门口的阑风道:“有人!”

    哗啦一下,大家都凑门缝看对面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巷子里,鬼鬼祟祟出现一个人,冒着腰走到文家的门口,轻轻叩门,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的打开,那个黑影进去了。

    灯依旧没有点。

    “文六安住家里?”宋宁问乔四,乔四点头,“他说他不害怕,要带着妹妹住家里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徐二和徐姚氏的尸体还停在东厢房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胆子真大。

    院子门关上,众人就开了门,大摇大摆过了街道去对面了。

    店家看着手里的银子,又看着离开的人们,擦了擦汗咕哝道:“这犯人也是福气,由大周最尊贵的人来蹲守抓他。”

    店家愣怔的功夫,对面已经传来哀嚎声。

    宋宁马路都没过完,院子里的“战斗”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,换成乔四他们谁来都行,一个人就解决了。可今晚加上汤兴业他们,出动了几十个人。

    “主要太闲了,治安太好了,闲的这么一个抓捕犯人的任务,大家都抢着来。”宋宁遗憾地道。

    院子里,阑风和乔四几个人将刚才进院子的黑衣人押了出来,灯一抬对方的脸露在光下。

    “文进?”宋宁看着对方,鲁苗苗上去将他的左手抬起来,果然少了两根手指,“是他!”

    文进噗通一跪,哀求道:“大人饶命啊,小人不是故意诈死,小人当时就是没死成可家里已经报了官消了户籍,小人回不来了,就只能躲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机灵的啊。”宋宁道,“这一小会儿就把理由和退路编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承认了诈死,连诈骗货款的事都没认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,小人说的都是实话。”文进道。

    宋宁就抽了他的头:“别张口就胡扯!”说着对汤兴业道,“堵着嘴带回去,别嚷的扰民了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汤兴业应是,将文进拖走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文六安呆呆地站着,看着宋宁他们,也不哭闹。

    宋宁皱眉,问他:“你不害怕?”

    文六安摇了摇头,但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找个书院送去读书去。”宋宁对乔四道,“这孩子后期跟一跟,考完了秀才再放手。”

    乔四应是。

    一场抓捕结束了,宋宁一家三口下班回宫。

    长春宫里,夫妻两个人洗漱上床,赵熠给宋宁揉着浮肿的腿,宋宁侧靠着打盹儿。

    孕后期睡觉很辛苦。

    “我不累,你也躺着吧。”宋宁拉着赵熠躺下来,“也辛苦了一天,还陪着我去抓犯人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赵熠叹气:“离元哥继位还有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就让他登基,会不会太可怜了?”宋宁也觉得如果对权势没有欲望的人当皇帝,那真的太辛苦了,没日没夜的工作,全国的事情变成堆积成山的奏折,今天的没批完第二天的又送来了。

    早上天不亮就起,夜里到半夜还没能睡,赵熠还好毕竟后宫就她一人,要换成别的皇帝,夜里还要完成繁殖任务,那真的会出人命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看着赵熠心疼就帮着一起工作,就这样两个人还做不完,一边工作一边吐槽。

    宋宁真切体会到为什么赵熠会将昭书垫桌脚,这真的……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现在把这事儿传给自己儿子,她多少有点舍不得孩子早早吃这苦。至少让他多自在几年,看看祖国大好河山再囚着笼子里。

    赵熠摸着她的肚子,郑重安慰她:“元哥不一样,他从第一天睁开眼就知道他得当皇帝,心理建设了这么久,他不会像我们这样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会像你查案一样,外人看来你不做清闲的皇后,却偏要奔走查案,多累?!可你乐在其中,乐此不彼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,元哥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赵熠说的那么诚恳,宋宁都仿佛看到了元哥登基时的笑容了。

    “宝儿就不一样,十年后她刚十岁,你我带着她四处查案游玩,她一定可以无忧无虑地长大。”赵熠摸着肚子道。

    宋宁想想也对:“成,睡觉吧。为了十年后,咱们继续努力!”

    “宝儿,睡觉!”赵熠心满意足地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大理寺升堂,宋宁挺着肚子穿着官服坐公案后审讯。

    文进跪在下面,一开口就满嘴胡扯。

    门外看热闹的百姓,发现没死的文进,都惊住了。毛记货行的伙计以及掌柜都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当年,可是真真切切去认尸的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文进没有死,这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“哥?!”蔡文氏惊呼道,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你、你没有死,那你这三年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蔡文氏不能理解这事儿:“嫂子都、都改嫁了,还和你朋友生了个女儿,哥你咋不回家呢?”

    文进道:“我有苦难言,等以后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苦难言?”宋宁笑了,扬眉道,“难道不是你私吞货款逃匿?难道不是你拜托徐二帮你照顾妻儿,最后徐二却食言了娶了你的妻子?”

    周围听着的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拜托徐二照顾徐姚氏?那徐二也是知情人?

    “你吞公款也不是第一次了。上一次为了五百两,你假装山匪抢劫而不惜剁掉自己两根手指,这一次货款更多,多到你不惜假死。”

    文进摇头,不肯承认:“小人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做怎么翻船的。”宋宁拍了惊堂木,“你是邀请本官对你用刑?”

    文进磕头,心理素质极佳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本官来猜一猜。你们掌柜让你去收货款时,你就计划好了携款死遁了吧?你拜托徐二,替你照顾妻儿,等事成后你给他分钱。”

    “徐二同意后,你收取了货款,并在回程的路上,故意弄翻了船,伪装了一个替尸,而你顺利死遁。”

    文进摇头:“我没有,我怎么可能弄翻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。你揣着银票如果不是预谋,银票不提前保护好落水就化,所以唯一的解释,就是你上船的时候,就计划好翻船的事。”

    文进摇头:“不是,我准备落水死的,可那天正好凑巧,船上了水匪,船这才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还没来得及假装落水,我说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发誓。”

    宋宁不接他的话吗,继续说:“你假死后躲在别处,打算等风头过去后,你寻一日回京带妻儿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料,等你到京城后,你发现你的好兄弟食言了,他不但娶了你的妻子还和她生了一个女儿。他住在你家、让你的孩子喊他爹。你当时就怒了,威胁徐二让他离开,却不料徐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已死之人,不能光明正大去指责他。但几次接触交涉后徐二依旧不同意,于是,你为了威胁他,而杀了他的母亲!”

    “而徐二也为了隐瞒你和他的事,没有报官母亲被害,草草葬了。你见他不敢,而你的身份也特别的好用,于是你生了一个了不得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你决定杀了徐二,徐二一死你的一切会重新回到正轨,这世上再没有外人知道你携款死遁的事!”

    文进只能惊着摇头,连否认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还奇怪,什么养的凶手,会在杀了徐二后,特意空出右手来打了另一个死者一巴掌,紧接着又杀了她。”宋宁道,“你一开始没有打算杀她吧,是吧?!但你发现,她在亲眼目睹你杀人的过程后,情绪根本不受你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留着她,只会出纰漏,于是,你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如此?”

    文进喊冤:“大人、我真没有啊,真不是小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宋宁扶着肚子走下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文进:“老实招了,以免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你这样的人,刑讯的效果一定不会差。”文进要解释,门口听着的百姓已经指指点点议论起来,宋宁不再听,喊汤兴业来,“后面的事交给你,就当堂刑讯,没所谓遮遮掩掩。”

    汤兴业应是。

    宋宁扶着腰入后堂,关上门,鲁苗苗和元哥跑过来,鲁苗苗问她:“怎么不审了,我正听的来劲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等等吧,我得回宫先把孩子生了。”

    鲁苗苗惊叫一声,捂住了嘴,元哥上去就扶着宋宁的手:“母后肚子疼了吗?那、那快喊人抬轿子。”

    阑风和秋纷纷长期跟着她。

    鲁苗苗抱着宋宁出去,喊了乔四,四个人抬着轿子直奔宫门。

    一时间杨氏、宋世安一行人纷纷往宫中赶。

    赵熠丢了奏疏直奔长春宫。

    宋宁躺床上调呼吸。

    甭管怎么调整,疼还是疼,这个疼就算是宋宁也忍不了,抓着赵熠的手疼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赵熠就眼眶通红憋着气的后悔。

    要什么闺女,什么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看把你吓的。”宋宁反过来安慰他,“这一胎早产了,进程也够快,时间肯定不会太久。”

    可赵熠还是害怕。

    他做皇帝也好、当王爷也罢,都是因为她在,如果她有三长两短,他的人生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宋宁算对了,下午的时候孩子就出生了。

    稳婆将洗干净的孩子给宋宁看,赵熠先扒拉了肚兜,脸色立刻变成了压抑的委屈,宋宁噗嗤一笑,道:“小名还叫宝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赵熠对稳婆道,“去问问太子,他的弟弟要叫什么名字,让他速速取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话传出去,外面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二皇子要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声音最大的是宋家父子,两个儿子,稳了!

    “让马三通走远点,再回来瞎算命,就把他头发剃了丢庙里去。”赵熠隔着帘子喝道。

    宋宁躺在床上笑。

    房内能听到鲁青青的笑声:“那我回阆中就能多报一个喜了,大家听到了,肯定更加的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窦骅前几天还写信问我娘娘生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回去,高兴的肯定不止他一个!”

    赵熠亲自帮宋宁换下汗湿的衣服,给她擦了擦脸,柔声道:“睡会儿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宁握了握他的手,“去看看儿子,别真不待见,他能感受到的。”

    赵熠亲了亲她:“知道了,歇着吧!”

    外殿讨论名字的声音未绝,你一句我一句格外的格外的热闹……

    “仲吗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太普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宁沉沉睡着,梦见了许多事,前世、今生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宋大人和十爷的故事结束了,他们会在异世界生活的很好,和和美美天长地久!

    感谢所有阅读过这本书的朋友们。

    下一本不出意外我会写医生,一位不一样的医生!

    我们下一本见!

    说下一本,我开了一本《我要做第一名》的童书,我家李小姐做顾问,希望大家没事来点击支持,我需要多多的点击量,嘿嘿!

    爱你们,温暖的冬天。

    

校园堂手机站:m.xiaoyuantang.org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,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→→【邮箱投诉】←←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